首页  |  头条  |  要闻  |  山东  |  中国  |  国际  |  文旅  |  体育  |  评论  |  财金  |  教育  |  汽车  |  消费  |  吃喝  |  映像  |  周刊
首页>济南频道>内容详情

一家煮饭香满庄 万亩水稻等丰收

2021-10-10 09:33:39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
◎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记者 郑芷南 见习记者 郑晓彤

济南吴家堡,地处黄河岸畔,10月9日,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记者探访吴家堡,见证这里的近万亩黄河水稻将要迎来的一年丰收季。“往年这个时候正是收割的农忙季。”74岁的房贵林站在田埂上望着稻田。大片大片已经成熟的稻子,颗粒饱满,黄澄澄、沉甸甸的随风摇曳,他拿起了一穗稻子,向记者表示,稻子熟得喜人,但连日来的阴雨天,拖缓了收割的步伐。“大家都在盼天晴,等丰收。”   

房贵林走在田埂上,等待天晴收割稻子。本版摄影 见习记者 郇志同

 辛与勤的水稻人  
  

“春天冒碱白茫茫,夏天水淹明晃晃,种一葫芦收一瓢,半年糠菜半年粮。”济南吴家堡七里铺村村民房贵林说,这句顺口溜的日子,不知不觉已经离他很遥远了,望着满田的稻子,房贵林连说了几声“这才是好日子”。

  自1958年起,吴家堡试种水稻,几代吴家堡人经历了60年,3次稻改,换来了“一株开花香满坡,一家煮饭香满庄”的黄河大米的诞生。这段经历,对像房贵林这样的吴家堡人而言,既是经历也是传奇。

  地处黄河岸边的吴家堡,位于黄河大坝与原黄河二道坝之间,所在河段,河床远高于地面,形成地上河,也是当地人所说的“悬河”。特殊的地理位置,导致土地盐碱化、涝灾频生,“在过去很长的日子里,吴家堡人都饱受饥荒。”房贵林说,在过去的60年间,吴家堡从治理盐碱地到黄河泥沙淤地改良,从水稻种植承包到户到土地流转后的产业化经营,吴家堡人让盐碱地变身“小江南”,不仅走出了饥荒,也打响了吴家堡黄河大米的招牌。

  “三月育苗早插秧。”房贵林说,作为一名从17岁就开始种稻的农人,与水稻五十多年来的“博弈”,让他深谙水稻种植中的辛劳与勤苦,从三月育苗,到十月收割,经过半年多的耐心培育,才能换来最后的收成,“天气、地势、人力每样都要恰到好处。”

  “每一粒稻子,都夹杂了农民们的汗水。在吴家堡人的心里,水稻就意味着希望。”房贵林说。

 

几天前,吴家堡五洲产业园区的工作人员趁着天晴收割稻子。


  田间沉甸甸的稻穗  

走在田埂上,房贵林告诉记者,“今年的水稻比去年的长势还要好,”去年就是个丰收年,今年的稻子,颗颗饱满,稻穗握在手上沉甸甸的。“原本这几日就是采收的忙时,但是遇上了雨天,稻粒的水分重,不适合收割。”

  天气,对稻子的生长起到了重要的影响。“今年水稻的灌浆期光照充足,稻粒充盈。”房贵林说,稻子成熟后的降雨影响较小,部分水稻倒伏的损失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。“这次滞后收割,会让新稻的上市延期,与去年相比,晚了将近十天。现在看来,如果近期持续降雨,这个等待时间,还会变长。对食客们而言,恐怕新米上桌又要再晚上几天了。”

  “现在不像早些时候,需要人工收割,在这连片的稻田上,采用的是现代科技的高效农业。曾经割上几日的散田,现在用机械化收割,不仅效率翻倍,产量也得到了保证。”房贵林说,若是遇上下雨,水稻大片倒伏,这会大大提高收割的难度。

  前些日子下了雨,房贵林就会穿上他的红色雨衣,骑着自行车去稻田里,看看田里的排水情况。“放心不下,虽然现在采用了不少的技术手段,但是老毛病还是改不掉,一下雨,就担心田里的稻子。”

  
      待天晴颗粒归仓

在吴家堡五洲农业的产业园区中,68岁的陈骏昌,是一名开着联合收割机的收割工人,“每到这个季节,早上起来到这儿的第一件事,是先来检查检查我的收割机,这样如果收割条件合适,我就能在第一时间开上它,到地头上割稻子。”

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,聚在盛放稻米的仓库里,前几日这里打过稻子,还残留的稻香,仓库保管员潘正勇说:“新大米出来了,就被抢购一空了,去年这个时候,厂房外排了长队,都是来购置新米的。今年的稻子还没收上来,不少人也会来问,大家都在等待吃上今年的新稻米。”

“稻子丰收。”“等着抢收。”是这片稻田产业园区内,工人们共同的话题。

房贵林闲下来的时候,就会跟陈骏昌聊聊天,说说今年稻子的长势和预计的收成,“老陈总急着去收稻子,我也急,但我知道要等天晴,稻子才是最适合收割的时候。”

速豹新闻网·山东商报编辑:孔妍苏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