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济南频道>要闻 > 内容详情

新春走基层 | “永不停歇”的交警

2021-02-15 09:09:22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
这是一次被一再延期的采访。一周内几次三番去交警中队“围堵”张振军,都扑了个空。用他女儿金雨的话说:“我爸不是在出警,就是在出警的路上。用一个字形容——忙;想见他一面——难。”除夕是阖家团圆的日子,但张振军的大年三十和平时工作并无区别,甚至更加繁忙。为了保障假期期间道路交通畅通和济南市民的出行安全,每年春节,总有像张振军一样的交警坚守在大街小巷,默默守护着万家灯火。

从7000多件投诉到满意率99.9%

2月11日,是农历除夕。很多家庭一大早就开始忙活着准备年夜饭的食材,然而张振军像往常一样,刚刚从路面结束执勤回到中队。“姚家东路商场入口排队压车……康虹路路边多车违停……有市民来电反映……”对讲机里不断出现状况,作为济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历下大队四中队中队长的张振军,一边通过对讲机调度,一边往嘴里塞着隔夜包子——年三十当天食堂放假,这是厨师前一晚给值守民警们留出来的早饭。

四中队共有警力44人,其中民警20人,辅警24人,主管甸柳、姚家和智远片区的道路交通,工业南路附近的国际金融城也位于辖区之内。由于这一部分片区常住人口多、商圈多、大型车辆多、未交付道路多,所以管理难度大,情况也比较复杂。“干交警这行,酸、甜、苦、辣什么滋味都有。苦点累点没什么,就怕市民不理解。”张振军说,2020年,四中队收到的市民电话投诉达7000多件,是各行政区中数量最高的。其中,主要矛盾集中在未交付道路上产生的停车纠纷。

吃过早饭,简单的布置了一下营房的值守任务,他便开车前往国际金融城附近几处正在施工的在建道路进行巡检。“近两年,工业南路、奥体西路、窑头路等主次干道附近陆续新建小区和商场,周边的未交付道路数量也跟着增加。这部分尚在施工的道路由于丧失了部分通行功能,往往会迅速成为‘天然停车场’;但如此密集的停车又会影响附近小区居民的出行,很容易激发双方矛盾。”张振军说,这种情况下,居民会频繁拨打电话要求交警去“贴条”,撵走停放的车辆;而车主发现被处罚后又会再次投诉,质疑交警无权在施工路段执法。“交警去贴条被骂,不去也被骂,投诉率居高不下。”张振军说,这种矛盾关系曾一度令他很是困扰。

为了解决这个难题,张振军首先对辖区内的13条未交付道路一一进行了实地考察,倾听民意。然后联合市政部门、街道办事处、小区物业和居民代表,根据每条道路的通行情况和需求进行分类:对施工中的断头路,由小区物业进行封闭式管理,杜绝外来车辆乱停放造成周边小区出行困扰;对于未交付但以具备通行条件的道路,提前施划标志标线,安装信号灯和抓拍系统;在却有停车需求的路段,保留消防通道的基础上设置临时停车位,解决停车问题。对于在未交付道路上首次违停的车辆,以短信提醒或现场警告为主,督促车主尽快驶离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这种因地制宜的有效管理下,四中队的民意满意率达99.9%,“从投诉率最高的中队成为满意率最高的中队。”张振军自豪的说。

不想要的“业绩”背后是守护平安

巡逻回来,趁着午间休息的间隙,张振军没着急吃饭,而是换上运动装练了会儿搏击。这是他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,每天至少要训练一小时,本是为强身健体,没想到还意外成为了工作的助力。白天,他要在路面执勤保障交通畅通,晚上还要经常参与夜间酒驾整治行动。因为常年锻炼健身,他的耐力和爆发力都不错,不少遇到交警后想弃车逃跑的酒司机都栽到了他手里。

有一晚,四中队在奥体西路设卡查处酒驾。一辆白色小轿车远远发现前方有交警,先是加足了油门儿想强行闯卡,开到近处才发现警力布置成合围之势,难以突破,于是一个急转弯将车撂到了路边,司机打开门抬脚就跑。

当时奥体西路周围都是在建工地,慌不择路的司机找到一处没有封闭的围挡,一头钻了进去。张振军熟悉路况,知道司机逃跑的方向尽头是一处临时搭建的板房,专门给工地上的建筑工人夜间休息使用。担心司机的反常行为很有可能是酒驾甚至毒驾,他紧跟着前后脚追了进来。

屋内外一片漆黑,张振军掀开板房的门帘,打开手电筒一照,屋里十几张单人床上,大家已经被刚刚的响动惊醒,都诧异的半抬着身,顺着光亮的方向张望。他扫了一眼迅速发现,其中一张床上竟然露出来两个脑袋!就在张振军靠近这两人的同时,床上躺着的其中一人突然把被子一掀弹了起来,一拳向他挥来,就势想夺路而逃。张振军眼疾手快,侧身躲避的同时先用一招锁喉制住这人,接着反手擒拿把他摁住,一看果然就是刚才逃跑的司机。两人这一近距离接触,对方身上浓重的酒气扑鼻而来。事后检测,这名司机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120mg/100ml,属于醉酒驾驶。

还有一次,张振军在茂陵山路夜查,在一小区门口碰到一名年轻的醉酒司机。对方一看马上就到家门口了,仗着对地形熟悉,弃车跑进了小区。这名司机是运动员出身,体力极好,本想着混进小区后趁机甩掉张振军。让他万万没料到的是,几次加速冲刺,都被张振军紧紧“咬住”,两人就这样围着小区一圈圈的硬是跑了三公里。最终,体力不支的酒司机再也跑不动了,气喘吁吁的对着身后同样满头大汗的张振军说:“不跑了!大哥,我服了!”

从警19年,张振军夜查酒驾的次数数不胜数。他不止一次碰到驾驶员当街撒泼,甚至大骂“警察打人了”;也碰到过酒司机事后送来锦旗,感谢他为对方生命安全“及时止损”。每年除夕佳节,不论天寒地冻还是风雪交加,他总会坚守在马路上,拦下一辆辆过往汽车,对司机进行酒精测试。“有的司机不理解,调侃交警夜查是年底‘冲业绩’。但我宁愿不要这样的‘业绩’,也不愿有人酒后开车被抓。但愿万家团圆,平安过年!”

家人除夕守岁,他是“总缺席”的人

记者注意到,在四中队,年轻的民警和辅警,都喜欢亲切称他一句“哥”;年纪相仿的同事见到他则会热络的拍一拍他的肩膀。多年的从警经验已经让他成了中队的百事通,刚来的民警不懂的都会向他询问,而他也总是一脸和气。“其实我对他们有时候很严格,但话说回来,我对自己更严格。”张振军说,工作上,自己是一个一丝不苟的人,做事要不得半点马虎;生活中,他和同事们的相处更像家人。

张振军出生于1978年,2002年通过公务员考试加入警队,成为了一名交警。十几年的警察生涯,让他的两鬓已经发白,但是依旧挡不住脸上的英气和干练,阳刚之下反而多了一丝温和。“我刚参加工作时,在天桥区泺口辖区值守。2007年7月18日,济南市区遭遇超强特大暴雨,南高北低的地势造成低洼的泺口片区严重积水,附近主干道内积水没到胸口高度。当时,服装城附近一小区因大雨造成电线短路,引发火灾,可通往小区的路早被雨水淹没,茫茫一片汪洋辨不清方向。”他回忆,为了给出警的消防车引路,他举着作为路标的红旗一路游在车的前方,浪头打来几次把他掀翻,不知道呛了多少口水。警情解除之后,他又游回被淹的中队,和同事们一起搬沙袋阻水,直到有人指着他惊叫:“你那儿的水怎么全是红色的!”大家这才发现,他的脚踝在引路时被水下的护栏深深刺伤,冲刷之下竟露出了森森白骨。这处伤口至今仍跟随着他,脚腕处留下了一个硬币大小的疤。

“我们这工作确实辛苦,冬天是顶着寒风上岗,要是遇上雨雪天气,就更加难熬;三伏天里,即便是半夜,站在柏油马路上,汗水照样湿透衬衫。”作为警察,他让周围的人竖起了大拇指称赞,他态度认真,办理任何一件棘手的事情都倾注所有的注意力,好评如潮。但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,他又为不能经常陪伴家人而愧疚,“总觉得工作才是大事,家里人都好说,这么多年从来没带他们出去玩过,孩子也大了,也没有照顾到,对家里有欠缺。”

用张振军女儿金雨的话说:“我爸不是在出警,就是在出警的路上。用一个字形容——忙;想见他一面——难。”除夕是阖家团圆的日子,但张振军的大年三十和平时工作并无区别,甚至更加繁忙。在金雨的记忆中,从小到大,家人一起守岁的时刻,爸爸总是缺席。“小时候放暑假,妈妈照顾生病的爷爷奶奶,我就跟着爸爸上班。每天一早,爸爸把我安顿到中队值班室、街头的岗亭、社区街道办或是居委会办公室……之后就不见了人影,直到天黑后妈妈来接我回家。”

提起自己因为工作对家里照顾的缺失,张振军低下了头,“其实干这行的避免不了这个现象,家人也理解,习惯了。”懂事的金雨则揽着爸爸的肩膀说,“爸爸,喜欢就加油干吧,我支持你!”

​文/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记者 张舒

图/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网记者 赵天羿

速豹新闻网·山东商报编辑:翟翔宇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