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济南频道>要闻 > 内容详情

会员卡内三千多元余额一夜清零

2020-11-06 09:36:29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
于女士卡内余额已清零

近日,济南市民于女士向本报反映,几年前她在爱巢家政公司办了一张会员卡,先后在卡内充值金额达8千元左右。后来,爱巢家政公司换成了“活速帮”家政,她办的卡转到了该平台使用。但是于女士发现她经常预约不上服务,更令她意外的是,几天前她看到自己卡上的余额从三千多元变成了零。于女士很气愤,为何余额说没就没了,公司员工也无人通知她此事。而遇到这种情况的不止于女士一个人。

余额全部清零

于女士介绍,她的卡是三年前办的,办的时候是爱巢家政。“没有去过这个公司,就是在小区里有爱巢家政的员工在发名片,就办了。”于女士开始充值了几千元,具体数额她说记不清楚了,后来她又充值了一次,前后充值将近8000元。

办了卡后,可以直接打电话预约保洁服务,并且比原价便宜,25元一个小时,每用完一次便从卡上直接扣钱。“办卡时对方说没有有效期,只要用完了就行。”

于女士说,后来她通过家政人员得知爱巢家政改名了,改为活速帮。她的卡也转到了活速帮,上面的余额可以正常使用,而且不再打电话预约,而是直接从手机上的小程序预约服务。

今年11月3日,于女士说,她意外看到卡上的余额都清零了。“公司说他们公示了说卡是有有效期的,但我们并不知情,而且办卡的时候说的是没有有效期的,只要用完了就行。”于女士认为,一夜清零这个事不可理解,她的卡内还有三千多的余额。另外她还介绍,还有不少人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,无缘无故卡内的余额就被清零了。

涨价不说预约还难

邵女士也是济南人,她也在爱巢家政办了卡。和于女士不同的是,邵女士的卡11月6日到期。“我是2015年充的卡,当时充了5000元,也是他们员工来小区里发卡打广告,我就办了一张,直接打电话约服务就行。”

邵女士说,大约是在2018年,爱巢家政改了名字,成了活速帮,“当时爱巢家政的员工跟我说的是公司合并,反正没有说过倒闭。”

后来卡转到活速帮之后,直接在手机小程序上预约服务,“大概是今年年初看到卡上出现了截止时间,之前一直是没有的。”邵女士告诉记者,没有活速帮的员工联系过她,更没有告知和提醒有效期一事。现在她的卡内还有1600多元。于女士说,平时主要约保洁服务,一个小时30元,后来价格变成35元每小时。不仅如此,于女士经常约不到服务,这样的状态持续半年了,每次点开都是约满的状态。

更名实为倒闭

那么爱巢家政和活速帮到底是什么关系,为何在爱巢家政办的卡变成了在活速帮使用,而卡上的余额突然被清零了呢?

11月3日,记者在网上查找电话并多次致电活速帮公司,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活速帮和爱巢家政是两家公司,并非改了名字,而且爱巢家政公司倒闭了。“倒闭有两年了,我们接手了他们的会员,替他们服务完这批会员。”记者询问两家公司之间是否签订了合同,接手之后会员是否知情,对方称对此不清楚。“也不能说是接手了,就只是用了他们的资源,因为我们做保姆月嫂之类的,正好他们有家政的资源,我们就用了。”其还说,此前公司还留下了几位原来在爱巢家政工作的员工,不过后来都离职了。该员工说可以帮忙联系,不过第二天记者再拨打电话,电话已经关机。

随后,记者再次致电官网电话并说明情况,希望得到回复。接电话的员工称他们是公司总部,会向济南的员工了解情况,并予以回复。记者询问总部在哪里,对方称在北京。但是,记者看到电话归属地却显示济南。

于女士和邵女士均表示,她们并不知道爱巢家政倒闭了,更不知道卡突然被规定了有效期,这些都没有人告诉过她们。

|关注|   半年须花完3000元保洁费?

11月4日下午,记者去到活速帮公司,一名员工称之前予以回复的员工休假了,因此联系不上。另外,对于活速帮公司的总部在北京一事,该员工说“我们的技术研发部在北京。”

活速帮济南分公司网页显示,公司创立时间是2017年。根据一张活速帮商家协议,记者看到其上写着,“活速帮”系济南三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家政服务信息交流平台。另外官网上的商户介绍显示,三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1日,于2017年1月20日在济南市高新区登记成立。“活速帮”是旗下产品,项目包括:金融、保险、保姆、月嫂、日常保洁、擦玻璃、搬家、开锁、维修等。

该公司行政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“公司和爱巢家政约定,会员办的卡是有有效期的,爱巢家政也同意,我们就接手了这批会员。”记者询问,约定会员卡的有效期,是否通知了会员,该负责人未回答。

“约定时间是两年,我们在两年之内完成这些会员的服务,之后不再提供办卡充值服务,只能每次单约。”公司是要盈利的,我们就是替他们服务,再者清零是系统默认的,到期就自动清零了,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。而且是分批的,每个人的都不一样。”

于女士对此很不解,她认为这是活速帮单方面规定的有效期,她要求公司将清零的余额重新归到卡上。对方称只能延长卡的到期时间,最多可以给于女士延长半年时间,但是于女士不同意,“半年时间根本花不完三千元的保洁服务费用。”而邵女士称,她还不知道对方如何处理,之前给活速帮打过电话,对方称会有人联系,但是至今也无人联系她。

速豹新闻网·山东商报记者 施娟

速豹新闻网·山东商报编辑:翟翔宇
分享到: